华为给出鸿蒙面世时间表, 揭秘国产操作系统往事

而这个一个组织由谷歌发起,成员可以提前获得新版安卓。

阿里云与宏碁合作流产,昭示着与这些品牌合作也几乎可能。

“中国要想做出有影响力、有号召力的手机操作系统,不能等,也不能靠政府、环境、伙伴施舍,必须要靠企业自己在市场上野蛮生长!”早在2014年,阿里巴巴手机操作系统YunOS“教父”王坚曾表示。

YunOS在2014、2015年的巅峰时期,凭借与魅族合作,曾一度占据国内手机操作系统份额的7%,但随着国内手机市场格局的变化,阿里云OS逐渐萎缩。

3华为鸿蒙重扛国产OS大旗?当华为被谷歌断供后,华为的OS系统公之于众。

5月21日下午,余承东在某微信群透露,“最快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春天,我们自己的OS将可能面世。

华为给出鸿蒙面世时间表, 揭秘国产操作系统往事

余承东称,华为的OS打通了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智能穿戴,统一成一个操作系统,兼容全部安卓应用和web应用。

这个操作系统是面向下一代技术而设计的操作系统,如果安卓应用重新编译,在华为操作系统上,运行性能将提升超过60%。

据了解,华为从2012年开始规划自有操作系统“鸿蒙”,网上流传的来自上海交通大学的一份PPT演示照片显示,某教授领导华为操作系统团队开发了自主产权操作系统——鸿蒙。

根据PPT描述,该操作系统已对Linux大量优化(已开源),并已用于华为手机中(安全部分)。

不过也有网友澄清,图本身只是其院系成果汇报,不涉及具体内容。

华为注册鸿蒙商标 图-1

华为的OS值得期待,不过研发操作系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之前微软研发Windows Vista系统共花费了超200亿美金,Linux也花费了约100亿美元。

不过对华为来讲,资金还是小事,最大的问题是软硬件生态圈的搭建,如果没有丰富的软件做支撑,操作系统只是一个平台而已。

Counterpoint研究总监闫占孟表示,华为的系统肯定依赖自己的场景优势,系统围绕这些生态场景来打造。

但需要合作伙伴来共同开发,围绕这些场景打造服务生态。

现在的华为,在数据通信、云计算、物联网等领域都建立了自己的操作系统。

如果美国政府的限制不能短时间解除,相信假日时日,在智能手机领域,华为OS也将自力更生闯出一片新天地。

RECOMMEND推荐阅读● 对华为断供或是安卓迈向溃败的开始● 5G升级信息消费促经济提质增效● 谁在监听世界,华为设备的“后门”没找到,美国思科却多达10个在看点这里。

华为注册鸿蒙商标 图-2

华为注册鸿蒙商标 图-3

@作者 | 杜峰@来源 | 通信信息报(ID:txxx-news)在部分安卓系统服务被禁后,华为何时发布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就备受关注,如今有了明确的时间表,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透露,华为面向下一代技术而设计的操作系统最快在今年秋天、最晚于明年春天将可能面市。

这套系统打通了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和智能穿戴等设备,统一成一个操作系统,兼容全部安卓应用和所有Web应用。

”在时势的推动下,华为新系统或许能闯出一片新天地。

实际上,国内厂商并不是没有过奋起直追的时刻。

2001年红旗Linux中标北京市政府订单,2015年,阿里云OS赢得7%国内手机系统市占率……国产操作系统偶有亮点,然而时至今日,无论是PC、还是移动端,操作系统仍受制于人,究竟是什么影响了国产操作系统的发展?。

华为注册鸿蒙商标 图-4

1红旗梦断国产桌面OS中国操作系统的追赶之路首先从桌面OS开始。

从上世纪90年代起,以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副所长孙玉芳、中科院院士倪光南为首的一批科学家,推出国产操作系统红旗Linux。

2000年6月,中科红旗成立,孙玉芳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科学家。

红旗Linux在“中国必须拥有自主知识软件操作系统”的共识下诞生,被寄予了厚望,也曾有过辉煌。

在政府优先采购国产软件政策的支持下,中科红旗一度成为政府采购的主力,在成立仅1年后,红旗Linux成为北京市政府采购的中标平台。

这次采购在行业内影响重大,因为中标竞争意外出局,微软中国总裁高群耀被迫辞职,据内部人士透露,原因与业绩不佳有关。

在获得了很多国企、政府订单的同时,中科红旗还获得了很多OEM订单:为了降低成本,联想、戴尔、惠普等公司也曾预装红旗Linux系统。

时任中科红旗总裁的刘博表示,上线一年多以后,国内Linux的使用量比去年增加三四倍,已经达到100万套。

一个操作系统要想取得成功,不仅需要技术,还需要搭建起完整的生态系统。

出于这样的考虑,2002年,红旗宣布与国产办公软件永中合作,将红旗Linux和永中Office联合销售。

不过这次合作并没有改变国产操作系统软件兼容的硬伤,永中office、金山WPS等国产软件均基于Linux,在微软的文档读写和存储时,存在兼容性问题。

此后,公司连续曝出合资各方意见不一、管理不善等问题。

2005年,中科红旗董事长孙玉芳突发脑溢血去世,也被认为公司在争取产业资源、与大股东沟通等方面失去了支撑,以致成了“没娘的孩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