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大裁员: 云计算业务全面掉队, 裁员“后患无穷”

不得不承认的是,甲骨文的云计算业务几乎停滞不前,其增速与国际巨头和国内市场相比,都相形见绌。

亚马逊云业务在今年第一财季的收入同比增长了41%,达到77亿美元,营业收入增长59%,达到22.2亿美元。

阿里云2018年营收213.6亿元,相比2017年的111.7亿元几乎翻了一倍,成为亚洲最大服务商,腾讯云服务收入在2018年增长超过100%。

早在2018年6月,摩根大通将甲骨文股票的评级从增持变为中性,并且发布了一份利空甲骨文的CIO(首席信息官)调查。

这份对154位大型公司CIO进行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只有2%的CIO提到甲骨文是大型公司使用云计算服务时“最不可或缺”的供应商,对比之下,27%的CIO认为微软最不可或缺,12%的人认为亚马逊AWS最不可或缺。

大多数大型公司CIO减少购买甲骨文的服务,甚至认为向云转型的过程中甲骨文可有可无。

当天,甲骨文股价下跌4.9%。

甲骨文甚至在财报中刻意避开公布云计算单项业务的营收。

2018年6月20日,甲骨文在发布的截至5月31日的2018财年第四季度财报中,通过“业务重组”的方式,将云计算业务的营收跟以往的业务进行了整合,而不像前几个季度那样,把云计算业务的营收单列出来。

尽管该财季营收和利润都超过华尔街预期,但是因为公司不再详细披露云计算业务的具体营收,甲骨文股价当天下跌7.46%。

这样的变化显然没有被股东放过,在财报电话会上,甲骨文的高管们被追问云计算业务最新的营收数据。

高管们称,公司在第四财季创造了17亿美元的云收入,跟第三财季15.66亿美元的营收相比差别不大。

甲骨文大裁员: 云计算业务全面掉队, 裁员“后患无穷”

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根据全球权威统计机构Gartner在2018年8月发布的世界云计算市场份额占比的报告,亚马逊AWS、微软Azure以及阿里云分列全球云计算业务前三甲。

而甲骨文的云业务直接被归入“其他”。

难怪2018年11月的亚马逊Re:Invent大会上,亚马逊AWS的CEO安迪·雅西在发布旗下重磅产品时还顺带嘲讽了一番甲骨文,直言其在全球云计算市场份额太微不足道。

而在中国,甲骨文的云服务市场份额直接排在十名之外。

根据IDC统计2018年1月到6月中国公有云市场的数据,排在第一的阿里云占43%的市场份额,其次为腾讯云占11.2%,排在第九名的华为云市场份额仅占到2.3%。

究其原因,一方面作为外企,除了政策限制,甲骨文还有难以克服掉的外企综合征。

“外企不轻易降低身段,把美国核心的技术完全放到中国,不做适配和本地化,就很容易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一位云行业从业者表示。

另外,甲骨文一向崇尚工作生活平衡的文化。

Andy说,很多在甲骨文中国十几年的老员工即便没有年度调薪、升职,也会愿意留在甲骨文,因为这里“不是拿命换钱,不强制加班,只在产品上线前的几个关键节点需要加班,之后还有机会调休”。

但这样的工作节奏显然要败给“拿命换钱”的本土IT公司们。

有人略带惋惜地称:“甲骨文这么快就在云计算市场掉队了?”03、业务停滞增长,裁员“后患无穷”甲骨文的调整是全球性的。

在印度、美国,甲骨文也在裁员,但幅度和影响力远没有在中国大。

两个月前,外媒曾报道,甲骨文计划在加州地区裁员300余人,甲骨文在北美地区将有5%-10%的员工失业。

此次中国地区裁员,云计算相关研发人员在首批名单之中,背后是甲骨文迟滞的业务增长。

甲骨文今年3月发布了2019第三财季财报(截至2019年2月28日),第三财季总营收为96.14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96.76亿美元相比下降1%。

甲骨文这家昔日巨头,曾经在企业服务领域仅次于微软,如今靠什么业务赚钱?。

2019甲骨文 裁员甲骨文回应裁员 图-1

根据三财季报显示的各部门业绩来看,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营收为66.6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65.87亿美元相比增长1%,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为69%,高于去年同期的68%。

云授权和现场授权业务营收为12.5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2.99亿美元相比下降4%,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为13%,低于去年同期的14%。

硬件业务营收为9.15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9.94亿美元相比下降8%,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为10%,与去年持平。

服务业务营收为7.86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7.96亿美元相比下降1%,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为8%,与去年持平。

也就是说,掉队的云计算业务,依然是甲骨文业务的大头。

在一位云计算行业从业者看来,甲骨文的云计算落后了,转型速度太慢,也是很多传统IT企业的通病。

在数据库领域,增量市场基本都在用云上的数据库了,而存量市场不断在萎缩。

像亚马逊、阿里巴巴,以前都是甲骨文的老客户,但是现在他们不但“去IOE”(在IT架构中,去掉IBM的小型机、Oracle的数据库、EMC的存储设备),而且自己开发了适合互联网的数据库,抢了很大一部分市场。

人才流动也从甲骨文开始外流。

2016年两位甲骨文中国区高管加入阿里云,包括原甲骨文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技术总经理喻思成,原甲骨文产品战略部高级总监刘松。

在业内人士看来,甲骨文这次裁员的影响会比较长远,国内很多企业依旧在用甲骨文的数据库,如果彻底放弃中国市场,客户心理会受影响,甲骨文的数据库服务以后还能不能持续,将成为一个大问题。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