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康得百亿资金消失背后: 控股股东康得集团“豪赌”碳纤维项目

*ST康得在回复深交所时曾表示,2017年6月30日,康得集团的总资产为462.12亿元,净资产135.31亿元。

据此推算,康得集团的负债高达326.81亿元,不到一年,资产负债率明显攀升。

而从负债结构来看,当时康得集团的短期负债占了“大头”。

截至2015年底,公司全部债务134.14亿元,短期债务就达到了110.55亿元。

到了2016年9月,康得集团又因大幅增加的长期借款,负债增加至218.19亿元。

康得集团还利用多种融资工具举债。

特别是在2017年底~2018年中旬,康得集团屡次通过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筹集资金,金额超过了20亿元。

除此之外,康得集团融资渠道主要为股票质押、银行贷款等。

截至一季报,康得集团的股权质押比例达99.45%。

投资碳纤维 资金链紧绷康得集团借这么多钱,但钱去哪里了?这可以从康得集团60亿元规模的公司债券用途中看出端倪。

康得集团当时准备把60亿元的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偿还借款或项目投资。

换句话说,康得集团准备“补血”、新钱还旧钱以及生产投入。

康得集团生产投入项目主要为“1.02亿平米先进高分子膜材料”、“年产1亿片裸眼3D模组产品”、“碳纤维复合材料项目”和“5100吨碳纤维项目”。

“1.02亿平米先进高分子膜材料”和“年产1亿片裸眼3D模组产品”这两大项目资金主要来自*ST康得的非公开发行募资,后者已接近完成。

但“碳纤维复合材料项目”和“5100吨碳纤维项目”的资金却只有通过自筹,康得集团分别自筹30.98亿元、14.96亿元。

不过这和总投资80.98亿元仍然相去甚远,因为“5100吨碳纤维项目”的总投资就高达50亿元,有34.91亿元来自银行贷款。

截至2016年9月底,碳纤维复合材料及5100吨碳纤维项目尚需投资61.24亿元,未来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

钟玉对碳纤维业务报以很大的期望,信心十足。

一直以来,他不仅希望让碳纤维业务成为上市公司业绩新增点,还想借此打破国际垄断,做到美国赫氏和日本东丽这些巨头同类产品的性能。

当时康得集团预计这两大项目的预计投产时间为2017年至2018年。

其中,5100吨碳纤维项目预计年均销售收入为51亿元,年均利润总额为28.04亿元。

为了押宝碳纤维项目,康得集团想了很多办法,还拉来了地方国企增资。

2017年9月,*ST康得、康得集团以及荣成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共同增资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康得碳谷),金额合计130亿元。

其中*ST康得拟向康得碳谷增资20亿元,占增资后注册资本总额的14.29%;康得集团增资90亿元,占增资后注册资本总额的71.42%。

康得碳谷高性能碳纤维产业平台项目一期项目于2018年2月25日开工建设,建设规模高性能碳纤维8950吨/年。

该项目计划到2023年建成年产6.6万吨高性能碳纤维生产基地,届时将成为全球最大的高性能碳纤维生产基地。

但康得集团资金这时已出现资金链紧张的征兆。

先是推迟康得集团对康得碳谷的注册资本金到位时间,之后增资更是迟迟没有下文。

2018年5月18日,*ST康得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称其20亿增资款已到位,但康得集团的90亿元竟仅到位2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康得集团的运营主体中安信科技有限公司和康得复合材料有限责任公司还曾涉及买卖合同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等。

最为扑朔迷离的还是康得集团的财务数据。

2018年5月,*ST康得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透露了康得集团的财务数据。

截至2017年末,康得集团资产总额175.58亿元,所有者权益25.37亿元。

康得集团主要资产之一是长期股权投资83.49亿元,主要还是*ST康得的股权。

虽时隔半年,但总资产数据和此前披露的2017年中期462.12亿元相去甚远,康得集团的财务状况依然迷雾重重。

每经记者:胥帅 每经编辑:汤辉5月12日晚间,*ST康得(002450,SZ)实际控制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震惊资本市场。

无论是独立董事还是投资者,对*ST康得质疑最深的是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122.1亿元存款以及21.74亿元采购设备预付款项。

种种纠葛又将矛头指向了*ST康得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得集团)。

根据2017年联合信用评级对康得集团的评级报告显示,康得集团的负债如滚雪球般逐年递增,由2014年的81.06亿元增加至2016年9月的218.19亿元。

康得集团负债高企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为推进碳纤维及复合材料项目。

这两大项目资金来自于康得集团自筹和借款,2016年就规划总投资80.98亿元。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