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大拥堵已致多人遇难! 今年首位登顶珠峰女性何鸿鹄回忆: 短期内无法解决, 建议提高登山者门槛

”“豪华配置”未遇堵车,依然险象环生何鸿鹄是在尼泊尔当地时间5月15日上午8点30分登上珠峰峰顶的,而她所在的川藏队也是今年首支登上珠峰的民间登山队,“我们很幸运,赶上了第一个窗口期”。

因为受印度季风影响,只有在每年5月中旬的一段时间里,珠峰才能达到短暂的气旋平衡,这也成为登山者所说的,最适合冲顶的“窗口期”。

即便天气合适,但从海拔8000米左右C4营地出发,何鸿鹄也耗时11个小时才登上了顶峰,几乎精疲力尽,在下撤过程中同样遭遇了氧气耗尽、滑坠等危险,“我没有经历过堵车,但我经历过登顶前最后一段路程,也就是现在堵车最严重的‘希拉里台阶’”。

珠峰大拥堵已致多人遇难! 今年首位登顶珠峰女性何鸿鹄回忆: 短期内无法解决, 建议提高登山者门槛

登顶珠峰途中险象环生“那条路就真的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有些地方甚至只能一个人手脚并用才能通过”,何鸿鹄回忆,“等待的时候脚下狭窄,氧气又在慢慢消耗,而且‘堵车’也无法解决,我很能理解那种痛苦和艰难”。

何鸿鹄所在的川藏队由8名民间登山爱好者和7名专业登山队员组成,“再加上我们8个民间队员每人都配了一名夏尔巴高山协作,相当于是2对1的攀登服务,可以说是登珠峰的‘豪华配置’了,再加上又没有堵车,但即便这样危险也不少”。

日本暴雨已致105死南方暴雨已致61死 图-1

登顶珠峰途中险象环生“队员的个人能力也相差很大,我们第一批人上午8点半就登顶了,因为要留够下撤时间,一般来说中午12点前还没有登顶就只能下撤了,但我们最后一个登顶的队员下午2点半才登顶,这已经是很冒险了”何鸿鹄说,“如果再算上堵车时间,又在8000多米的高度,拖的时间越长,对登山者来说,就更加危险。

”“所以攀登珠峰,除了一定的智慧和身体能力,更需要一点运气。

”可怕的是没有体力和氧气挺过“堵车”“我在下撤的途中,并没有遇到大规模的登山队,因为赶上15日-16日第一个窗口期的人并不多,我只遇到了两三人的半自助或阿尔卑斯式攀登者,”何鸿鹄回忆,“其中还有两个无腿登山者和一个独腿登山的英国女孩,我还遇到了在马纳斯鲁峰认识的巴西登山者,他这次是挑战无氧攀登,我现在都还不知道他的情况”。

“在珠峰上堵车其实很正常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没有足够的体能和氧气挺过‘堵车’,”何鸿鹄说,“基本跟队走的外国登山者,每个人都会配一个夏尔巴协作,如果真的堵车特别严重,导致氧气和体力耗尽,夏尔巴也会劝你下撤,毕竟比起登顶,还是生命更重要。

日本暴雨已致195人遇难南方暴雨已致61死 图-2

登顶珠峰途中险象环生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珠峰攀登商业化逐渐成熟,“堵车”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新闻,1996年导致15人死亡的珠峰山难,原因就是在希拉里台阶“堵车时间”太久,导致登山者在下撤途中遇难,而当年登顶的只有98人。

随后,攀登珠峰的死亡率都在逐年下降,登顶对于人们的诱惑也越来也大,攀登珠峰的人数也迎来了增长,2013年共有658人(含登山者与夏尔巴协作,下同)从尼泊尔一侧南坡和中国西藏一侧的北坡登顶珠峰,创造了新的纪录。

日本暴雨已致105死南方暴雨已致61死 图-3

登顶珠峰途中险象环生2014年导致16名夏尔巴死亡的雪崩事故和2015年导致19名登山者死亡的尼泊尔大地震,让这两年的登珠峰人数锐减,这也导致从2016年开始,重返珠峰的登山者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2016年共有641人登顶珠峰,仅次于2013年,2017年共有648人登顶珠峰。

而到了2018年,这个数字增长到了令人吃惊的802人,其中南坡登顶的就达到了563人。

因此,2019年,当尼泊尔旅游局向381名登山者颁发了登珠峰许可证后,很多人预计今年的登顶人数又将创下新的纪录,而随之攀升的还有死亡数字。

短期内无法解决堵车,应提高登山者的门槛据报道,5月21日-23日是今年的第二个窗口期,尼泊尔官方预计22日登顶的人数将达到300人,何鸿鹄说,“下一个窗口期是25日-26日,今年的窗口期确实太短了,这肯定会导致堵车,也带来很多严重的问题。

”“我在大本营认识了一个印度人,因为他50多岁了还特别热情,看到我们总要打招呼,也经常来我们的帐篷玩,”何鸿鹄说,“我英语还不错也跟他聊过天,后来听说他是登顶成功后,在C4睡觉的时候氧气耗尽去世的”。

日本暴雨已致105死南方暴雨已致61死 图-4

美国登山客唐纳德·卡什败在“7+2”最后一站5月23日,来自美国犹他州的唐纳德·卡什在登顶拍照后突然晕倒,在被送下山的途中死亡,“这个人我也是在大本营认识的,是个55岁的中年人,很厉害,之前他攀登南美最高峰阿空加瓜峰时,因为冻伤被截掉了三个手指,他竟然把这三根手指做成标本项链戴了起来,”何鸿鹄略显遗憾的说,“这次登珠峰是他7+2(登顶七大洲最高峰+徒步滑雪南北极点)的最后一站,可惜没有成功,听说他的死因可能是心脏病”。

“这么多人想登顶,堵车其实是没法解决的问题,”何鸿鹄说,“在珠峰大本营,各个登山队之间,出发登顶的时间也都是保密的,而尼泊尔的登山管理部门也并没有从中协调,好像大家都默认了‘堵车’一样”。

“相比于拥挤的南坡,中国西藏那边的北坡人数就要少一些,也有序一些,因为中国政府对攀登者有着严格的要求,比如必须有8000米以上的登山证书,而尼泊尔政府对登山者的要求就只是健康即可,不少没有高山经验的人也来到了珠峰,”何鸿鹄认为,无法解决堵车的问题,尼泊尔政府最起码应该提高登山者的门槛。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汤皓。

日本暴雨已致105死南方暴雨已致61死 图-5

何鸿鹄登顶珠峰留影在一般人的想象中,珠穆朗玛峰应该是一座圣洁静谧、远离尘嚣的白色山峰,而在最近几天,在“世界之巅”上却是一派摩肩接踵的热闹景象,在海拔8000米的“人类禁区”,居然有300多人正在排队等待登顶。

而截止25日,在今年的喜马拉雅登山季,已经有19人在海拔8000米以上的不同山峰遇难,其中,在珠穆朗玛峰南坡遇难者多达7人。

“我也在关注珠峰堵车的新闻,因为在珠峰大本营见过其中两位遇难者,都是非常好的登山者”,在5月15日成为今年首位登上珠峰女性的何鸿鹄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在珠峰上堵车其实很正常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没有足够的体能和氧气挺过‘堵车’。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